新闻中心

NEWS_CENTER

由竹子到果子的思考
发布时间:2019-04-22 00:00:00 | 原载:眉山日报 | 作者:袁兴亮加入收藏打印

3月20日至3月27日,我参加了市政协在杭州举办的“乡村振兴——浙江实践与示范”专题培训班。培训老师要么是做农村工作的专家,要么是一线乡村振兴的优秀实践者。培训内容丰富真实、形象生动,理论和实践结合,让我开阔了视野,增长了知识。

国家农业农村部管理干部学院朱守银副院长对乡村振兴的分析深刻,对现代农业农村发展中的问题看得很透彻;原临安区农办主任陈嫩华教授的讲课实践性强,观点鲜明,还有其他老师在各个领域都有丰富的知识和实践经验。余村、鲁家村、指南村、上田村等乡村的发展各有特色,让人看到了美丽乡村的典范。

让我思考最多的是临安的竹产业。据我所知,全国竹子产区很多,有江西、广西、重庆、四川、福建,临安的邻居安吉县也是竹子大县,听王安国教授介绍全国只有临安的竹子种到了田里时,我心里半信半疑。在去指南村的路上,出临安县城后,看到田里种了大片的竹子,我感到非常震惊,要知道临安的土地是“9山半水半分田”。全国那么多竹产区,只有临安把竹产业做成了蔬菜产业,亩产值万元(最高达到5万元),把竹子种到了金贵的“水田”里。结合王安国教授对临安竹产业的发展历程和经验的讲解,我对眉山晚熟杂柑发展多了些感悟。

科学技术是产业竞争力的源泉。当别的产区竹笋是自然的产物时,只有临安研究出了“冬笋”,这就造就了临安竹笋的最大竞争力——人无我有。在其他产区也发展冬笋的时候,临安发展的是品质、标准、体系,又走在了市场竞争的前头。效益高,农民当然积极发展。

眉山晚熟桔橙在之前的发展中做到了人无我有,挖到了第一桶金,但追赶者蜂拥而来,我们怎样突围?结合我们的生态条件,我认为,我们需要把产品做得“更晚、更优、更标准、更体系”。要达成这个目标,眉山有产业基础、有技术基础,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技术研发和技术落实。

成本低不是市场竞争的核心。自然产出的竹笋成本只有人工采收成本,而临安竹笋却需要买江苏的稻草,需要有机肥,需要精细化管理。临安的成本实在太大,但临安的竹笋是全国效益最好的。

我后续到象山考察了柑橘产业,象山种柑橘的条件之艰难实在难以想象:海涂地的地下水位实在太高、土壤盐分大、碱性强(PH8),夏天有台风、冬天有强霜冻。但就是这样的条件种出了全国柑橘效益最好的“红美人”—平均销售价格每斤15元。我走访的果农陈忠林,2018年15亩地收入了200万元,而其成本每亩只有2万元。值得眉山春橘的从业人员思考:目前我们的春橘竞争靠的是成本,眉山春橘竞争力需要靠不一样的产品、不同的上市时间。

科技人员的创新是产业发展的发动机。临安竹产业的发展,是以王安国教授为首的一批科技人员通过矢志不渝30多年的坚守,把这个普通的自然产业做成了高效绿色产业。眉山也有谭厚根等一辈子坚守在柑橘战线的老一辈科技人员,但下一辈的科技人员在哪里,有多少人?是值得思量的。农业科技人员是要下地试验、观察、总结,是要和农民交流的,不是册子上的名单。

领导的重视是产业发展的重要条件。我认为是发展得好引起领导重视,领导重视了,就发展得更好。今年眉山春橘的价格在3月20日前持续上涨,农民效益丰厚,理发店里谈论热烈的都是柑橘。但全国晚熟柑橘的形势并没有变:规模持续增加、竞争越来越激烈。我认为眉山春橘的优势是:生态优势(可以生产出全国最晚的),技术基础好、产业服务完善等。但惨烈的市场竞争要求我们必须做得更优质、更晚、更标准、更体系,打造更好的品牌。

THE END
  • 概 况
  • 所 徽
  • 立所精神

柑桔所成立于1960年,位于重庆市北碚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缙云山麓,风景秀丽的嘉陵江畔,毗邻大磨滩湿地公园,占地面积1918亩,是唯一的国家级柑桔专业科研机构,正在打造国家柑桔公园。点击查看【建所60周年工作回顾视频】

  • 地址: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
  • 电话:023-68349709、68349708
  • 传真:023-68349712
  • 网址:http://news.cric.cn

所徽“天圆地方”,反映中柑所人“壹志嘉树”,以推进柑桔科技进步、产业发展为立所根本之严谨风格和博大胸怀;核心的圆形简洁勾画出“柑桔”、形象反映出中柑所专注柑桔科研的行业特征;而围绕主体的弧线代表了科技,象征着中柑所人“修远求索”的治学态度,求真务实的科研精神;星形元素立意中柑所人志在建立一个“方圆”宇宙之间柑桔科研领域的一颗的明星,闪闪发光,惠泽全人类。

“壹志嘉树,修远求索”,分别选自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《橘颂》和《离骚》中的名句。这八个字是五十年来柑桔所人传承积淀下来的优良传统、精神风貌及办所理念的高度浓缩和凝炼提升,并与中国数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相互交融辉映,寓意深远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