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NEWS_CENTER

山村果园的“末位淘汰制”:承包的村民天一亮就进园,想挣钱更不想丢脸
发布时间:2020-07-29 09:01:35 | 原载:成都商报红星新闻 | 作者:郭侨等加入收藏打印

  7月22日早上6点多,东方渐明。和往常一样,只要不下雨,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藕塘镇齐心村2组秦伯清就招呼着妻子出了门,当天要给果园的柑橘树掐尖。

  曾经是建档立卡精准贫困户的秦伯清已经56岁,和他一样,村里的许多村民没有想到,当了一辈子农民,如今还会捡到一个“大馅饼”:有公司流转土地建起了标准化的柑橘园,再划片区返包给农户管理,农户按照公司统一的技术培训后自行管理,每月按时以承包的株数领取劳务费。在家门口,每户农户每年就可收入1至10万元不等。

  齐心村漫山遍野的柑橘园

  虽然在家门口务工,时间自由,一日三餐回家吃饭,没有加班,甚至还可以睡午觉,不过,公司实行末位淘汰制,要是连续两年排名末尾,果园就将转移给苦苦等待机会的其他村民。

  失去在家门口挣钱的机会不说,要是让乡亲们知道自己因为懒、管理得不好等原因被淘汰了,以后出门脸上怎么挂得住?

连日来,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,有了竞争机制,这个距仁寿县城东南方向30余公里、年轻人大多外出务工只剩老幼的小山村重新充满活力:村民们仿佛一夜之间年轻起来,管理果园也有了精神。一年多来,有人早上六点就起来了,有人烈日当空也不愿休息,甚至有人还需要公司劝说,才从果园里回家……

  A 公司来了

  村民家门口捡到“馅饼”

  返包果树还按株结算工资

  “我和老伴每个月管理果树有3000多元的收入,我现在是磨子山一片区的小组长,每个月工资3200元,每天还有生活补助。”7月16日,面对眉山“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”采访组,秦伯清如数家珍地算起了“经济账”,加上土地流转的费用,如今,秦伯清和妻子的年收入达到8万元以上。

  “以前天天担心孩子上大学没有学费,今年孩子考上大学,随便读哪里我们都支持他。”秦伯清自信地说着,黝黑的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  2014年,秦伯清一家成为建档立卡贫困户。“看见别人过上好日子,心头不慌,那是假的。我常常晚上睡不着,但没有技术,没有钱啊。”秦伯清说,自己外出务工,妻子在家务农,每个月也仅能收入不到两千元,有时候连一家人正常开销都不够。

  改变,从2018年开始。

  当年,眉山市仁寿县柑橘协会会长徐文科通过多方考察后,来到齐心村,流转6100亩土地,进行高标准规模化的晚熟柑橘种植。

  “我们刚刚来的时候,大多数村民都处于观望状态,甚至有些人不愿意流转土地,害怕我们给不起租金,他们当中还有人说‘种果果儿的能挣啥子钱嘛’。”徐文科说。

  2018年,齐心村还是一个几乎家家户户靠着种庄稼艰难为生的小山村,没有产业,道路不便,人均土地不到一亩。

  “把我们土地租下来,免费让我们种果树,按株结算工资,有这样的好事?是不是骗局?”更多的村民将信将疑。“要是骗局的话,骗我们啥子呢?”

  “反正返包果园不要钱,我只要不出钱,他们就骗不到我。”2018年4月,秦伯清麻起胆子申请返包10亩地,公司经过考虑,包给了秦伯清40亩,每亩50多株果苗,一共2237株。

  一开始,秦伯清担心自己一家人都忙不过来,即便每天六点多就起床出门,但还是有点打退堂鼓。很快,他的想法就改变了:每天就施肥、除草,技术人员还要现场培训,“早上七八点过出门,中午还能回家睡午觉,下午四五点就忙完了”。

  按照每一株1元钱的标准,2018年5月,秦伯清拿到了第一个月的工资:2237元。

  领到钱时,秦伯清和村民们都有点不敢相信:每天就在家附近做点这些,活也不累,就能拿到这么多钱?

  有人不愿流传土地

  不到半年主动请求

  秦伯清等人在家门轻轻松松就领到了两千多工资的事,就像一阵风,很快吹遍小山村。有人投来羡慕的眼光,但有些村民仍然认为:这都是做样子的,这家公司肯定有别的企图,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。

  这样的举动似乎情有可原,他们还不了解徐文科。但在眉山种植业内,仁寿人徐文科可谓大名鼎鼎,仅有初中文化,却通过自学研究、反复试验,历时10多年成功破解清见种植多个技术难题,填补了中国柑桔市场清淡季节的空白,是眉山市叫得上名号的“柑橘专家”,也是眉山市仁寿县柑橘协会会长,曾入选2017四川十大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人物。

  作为四川仁寿喜安农业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喜安公司)的负责人,徐文科流转土地建起了标准化的柑橘园,再划片区返包给农户管理,农户按照公司统一的技术培训后自行管理,每月按时以承包的株数领取劳务费。

  一开始,村干部口水说干,家里只有1亩地的村民张学彬也不愿意把自己的土地给这个“不靠谱的外来投资方”。

  2019年,眼看柑橘园内一颗颗小树苗茁壮成长,在果园务工的村民每个月都能领到现钱。张学彬纠结了许久,硬着头皮去找到村干部,希望村干部出面,让喜安公司将他的1亩地纳入果园范围。

  “考虑到土地符合‘连片’条件,我们最终同意了他的请求。”徐文科告诉红星新闻,虽然面积很小,但是也要重新翻地,重新安装滴灌管路,流转成本增加了30%。

  随后,“回心转意”的村民越来越多,喜安公司又陆陆续续流转了“土挨土、田挨田”的土地100余亩。

按照果园面积,喜安公司将果园划分为12个作业区,每个作业区有20余户承包户,面积从10亩到100余亩不等。每亩有50余株柑橘苗,按照“量化”的方式将劳务承包给村民,经过统一培训后,村民依靠果树数量获得收入,守在家门口,吃上了“管理饭”。

  此外,每个作业区还有一名小组长,负责区域的一些协调管理事项,单独再领一份工资。因工作踏实、管理技术好,秦伯清被喜安公司选任为作业组组长,负责果树管理和技术培训等工作,每月另有工资3200元且享有每天6元的生活补贴(每月按25天补贴),加上妻子务工收入,一家人每月收入超过七千元。

  B 规定来了

  统一标准“量化”管理

  连续两年排名后三被淘汰

  村民们高兴起来,徐文科的担心也释怀了。12个作业区形成后,徐文科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地实行“量化”管理。

  “量化”管理不太复杂:徐文科组织人员对当地群众进行培训,把树苗反包给培训过的群众进行管理,公司每月按时发放管理费,果树管理的第一年,每株树每个月付给承包户1元钱;果树管理的第二年,每株树每个月付给承包户1.1元钱;第三年,果树会进入挂果期,那时候,按照果品优劣,每株树每个月付给承包户1.1至1.4元钱;进入丰产期后,还会根据每亩产量来进行提成。

  “加上嫁接等,一株果树有50年左右的丰产期,也就是说,如果村民们没有犯错,他们可以按时拿50年左右的工资。”徐文科说。

  这样的心态,也让有的村民们打起了小算盘:“反正好坏差距也不大,只要返包了,我少挣点耍好点,也可以拿几十年的工资。”有了小算盘,有的村民干活的劲头也没那么足了,果树下杂草逐渐多了起来。

  如今,村里250户450人加入到了徐文科公司返包果园、务工等,最少的年收入在万元左右,最多的年收入在十万元左右,公司一个月就要支出30多万元。

  如何激励村民的主观能动性?

  徐文科苦苦思索,最后想到了末位淘汰制。“连续两年排名在后三名,承包户和小组长将会被‘淘汰出局’,由新的成员来替补。”徐文科说,这是受到一些企业“竞争上岗”的启发,“谁说农村就是落后的代名词?农村也要学习先进地方先进经验”。

  刚刚提出末位淘汰制概念时,村民都以为是说来“吓唬”大家的,一些村民不以为然。2020年开年的第一个月,徐文科就组织巡查组人员带着“小本本”去挨个片区每家每户打分,村民们才意识到,公司这次是“来真的”。

  “窝盘周围1米不能有超过10厘米以上的杂草,行距间可以允许有一些10厘米以上的杂草……”在果园里,喜安公司负责每个月打分的巡查组组长程安全介绍着除草、施肥、打药、摘心、排湿、修剪的各个标准。他说:“只有标准能‘摸得着、看得见’,该奖励就奖励,该扣除就扣除,村民才会觉得考核公平公正。”

  虽然才实行一年,还没有公布排名,也没有淘汰人员,但震慑力已经显现:一些原本得过且过的承包户重新审视自己的工作,开始“亡羊补牢”;一些原本比较努力的承包户也有了“危机意识”:不干好点就要被人超过,甚至有可能垫底!

  C 活力来了

  想挣钱更不想丢脸

  散步也要去果园看看

  小山村悄然发生着变化,从“吃过饭了没有”到“你家的柑橘怎么样了”……如今的齐心村大多数村民碰面时,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已经不知不觉改变了。

  “我前面每个月都是99分,这个月才98分,被别人超过去了怎么办哦?”中午12点,烈日当头,在齐心村4组村民杨柏林承包的30亩果园里,81岁的他还拿着一把钳子和一捆钢丝游走在一颗颗树苗间。原来当天果园正在统一进行滴灌施肥,如果遇到管线被冲破,就要马上进行修补。

  不远处,杨柏林75岁的妻子杨白云正在除草。“被扣的有一分是因为地上有垃圾,还有一分是我当天没有穿工作服。”杨柏林有些懊悔地说。

  但比起收入,杨柏林在乎分数的另一个原因是“面子”。和杨柏林一样,一辈子没有和别人争过长短的村民们,现在有了“胜负心”。

  “如果被淘汰了,收入没了不说,肯定要被说‘老年人就是不如年轻人’,我都这个岁数了,未必还要留个不好的名声?”不想垫底,杨柏林和妻子每天天一亮就进入果园,有时候要忙到公司的人来催他们回家,怕他们累坏身体。

  和杨柏林夫妻一样,承包户都不甘落后。有的村民为了省时间,带着馒头去果园;有的吃完晚饭后,散步也会去果园看一看;有的还自己上网,学习更多的柑橘管理知识……

  人人都是果园主人翁

  年轻人也在等“机会”

  家门口务工,时间自由,一日三餐回家吃饭,家人团聚,没有加班,甚至还可以睡午觉,年收入最高可达到十万元……这样的工作,在四川很多乡村都显难得。

  所以,即便有了末位淘汰制,僻远小山村依旧绽放出活力:泥泞村道变水泥路,漫山遍野柑橘香,晚饭后,大家围着果园散步……

  这些看得见的变化实实在在,还有一些不容易看见的变化也在悄然发生。

  老年人干劲十足,不少年轻人陆续回来,还有些之前没承包到果园的人望眼欲穿地盼望着有人退出,自己好捡“香饽饽”。

  “我家儿子今年24岁,中专毕业后就一直在外打工,今年,他回来的时间多了,每次都在果园里面帮忙,年轻人学东西快,现在比我还有经验。”齐心村村民刘明理家里管着5700余株果树,自己也是小组长,每个月收入九千余元,收入比儿子刘劲松在外打工高得多。

  不用看老板的脸色、守在家门口、工作时间自由、发展空间大……承包果园的一系列好处摆在刘劲松面前,他坚定了回村的想法。今年春天,他回到了村里,没有返包的果园,他只能和父亲一起打理,但他愿意等,“肯定有人要淘汰出局,我年富力强,学东西又快,这就是优势”。

  “现在就是在等机会,等着有人被淘汰。”刘明理说,“我们也不怕别人知道我们的想法,竞争上岗,本来就是谁行谁上。”

  “我们欢迎更多的年轻人回到家乡,为家乡的建设出一份力,毕竟年轻人的思想更先进,更适合现代农业的发展思路。”徐文科说,建立末位淘汰制后,村民的主观能动性更强了,对工作更有热情了,许多人打理果园比干自己家的事还要上心,他期待着每个人都能成为果园的主人翁。

  如今,徐文科还在不断完善相关制度,他希望能有更多的方式,激发村民积极向上,让更多的乡村能以活力四射的方式,回归到大家的视野里。

  “对,就是乡愁,就是那股子劲儿!”他说。


THE END

山村果园的“末位淘汰制”:承包的村民天一亮就进园,想挣钱更不想丢脸

2020-07-29 09:01:35

成都商报红星新闻

郭侨等

127

7月22日早上6点多,东方渐明。和往常一样,只要不下雨,四川省眉山市仁寿县藕塘镇齐心村2组秦伯清就招呼着妻子出了门,当天要给果园的柑橘树掐尖。

  • 概 况
  • 所 徽
  • 立所精神

柑桔所成立于1960年,位于重庆市北碚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缙云山麓,风景秀丽的嘉陵江畔,毗邻大磨滩湿地公园,占地面积1918亩,是唯一的国家级柑桔专业科研机构,正在打造国家柑桔公园。点击查看【建所60周年工作回顾视频】

  • 地址:重庆市北碚区歇马街道
  • 电话:023-68349709、68349708
  • 传真:023-68349712
  • 网址:http://news.cric.cn

所徽“天圆地方”,反映中柑所人“壹志嘉树”,以推进柑桔科技进步、产业发展为立所根本之严谨风格和博大胸怀;核心的圆形简洁勾画出“柑桔”、形象反映出中柑所专注柑桔科研的行业特征;而围绕主体的弧线代表了科技,象征着中柑所人“修远求索”的治学态度,求真务实的科研精神;星形元素立意中柑所人志在建立一个“方圆”宇宙之间柑桔科研领域的一颗的明星,闪闪发光,惠泽全人类。

“壹志嘉树,修远求索”,分别选自中国历史上第一位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《橘颂》和《离骚》中的名句。这八个字是五十年来柑桔所人传承积淀下来的优良传统、精神风貌及办所理念的高度浓缩和凝炼提升,并与中国数千年博大精深的文化底蕴和人文精神相互交融辉映,寓意深远 ...